製造公平的環境


蓋茨、巴菲特捐出所有財產與仁慈無關?


    中國式成見教育總愛把富人捐錢給社會附上仁慈的標籤,假如死後把所有錢捐出來卻不留給自己的後代,更顯得人格高尚,美國人不是這樣看的。

   
曾經看過一個Oprah主持的電視節目,期間討論主題就是:關於一些首富們不把資產傳給後代的問題。特邀嘉賓裏有巴菲特的孫女,她沒有得到家族的任何遺產,連信託基金都沒有(信託基金就是把一部分錢或房產等資產撥入「基金」,不用打遺產稅,定明基金收益用途,例如照顧後代,每人每年得到多少錢等)。家裏只供她讀完大學,她喜歡藝術,現在好像是個普通的畫家之類,一個人租普通公寓住,和出身平凡的年輕人沒有區別。

   Oprah
問她,「你外公那麼富有,卻不留一分錢給你,你有沒有嘗試去爭取讓他給多點錢你呢?」她回答:「呵呵,我試過了,他不給。小時候學校外出露營,我問他拿點錢出去花,他都不給。」「不過我很幸運了,家裏給我最好的教育機會,我接受教育的錢家裏都出,隨我讀多長時間,不用背上學生貸款。」

   
另一個社會學家嘉賓談到,社會之所以能穩定,就要為每個人製造公平的環境,每個人都有機會依靠社會資源及自己努力白手起家,然後得到物質財富和其他人的讚賞,這才是美國夢的真諦。

   
富人死後把財產都留給兒女子孫,他們的後代就擁有比別人優越的競爭起點,尤其是龐大的財產繼承會製造特權階層,別人根本不可能和這個階層競爭,當弱勢階層越來越龐大時候,他們的人生沒有了希望,就只好起來造反了,社會就會陷入動盪。為社會最底層的人製造出路、提供一朝躍級的可能,是維持和諧社會的最主要手段。

   
所以美國為最沒文化、教育程度最低的黑人,提供了兩個不需要文化知識的機會:成為歌影視或體育明星,他們的收入比更多接受良好教育的醫生、律師、大學教授、甚至大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的收入還高。錄製組還去最貧窮的某黑人社區,採訪街邊一個無所事事的黑人,他帶著兒子,笑容滿面,當被問到想不相信他的兒子以後有光明的前途時候,他信心十足地說:「那當然,我兒子以後一定是個說唱歌星或是體育明星。」


    人生就如一場馬拉松長跑,你認真練習,不斷進步,最後取得好的名次,成了首富、社會精英,就如跑在前面的運動健將,你的成績被大家承認了,於是得到的獎牌、獎金,但最後都要交回給大會,好讓以後的比賽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所以富人有「義務」把財產回歸社會,而不是留給後人。

   
首富們把財產世世代代流傳給子孫,就相當於子孫那一輩的「起跑線」比別人接近終點,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跑得過這些特殊階層,那別人乾脆就不跑了,把這些傢伙拉下來打一頓還過癮。富人把財富歸還社會,其實也是對自己後代的一種愛護。

   
因此美國人對捐獻所有財產的蓋茨巴菲特同學,並不特別崇拜,認為這是應該的,社會大眾首肯的是他們是最好的長跑健將,而不是大會頒給他們的獎品獎金。

   
聽到這種解釋,一開始感到很震驚,不過想想也是,我們中國古老文化總教育大家「錢是臭的」「無欲無求境界高」,某種意義上相當於讓大家都別好好跑,對於認認真真比賽的同學,我們在一邊唧唧歪歪地說三道四,這個姿勢不美,那個身材不是運動員的料等等。我們關注的不是自己好好練習越跑越快,我們最喜歡呆在一邊期望看到跑得快的同學摔跤好有個題材供我們這些落後分子嘲笑。


    但另一方面,當得到名次的同學領了獎牌、獎金後,俺們這些閒人又哈巴狗地圍著他們轉,期望他們能提攜我們,希望走後門晉級不用跑那麼長距離。於是我們中國人花精力鑽研人際關係、講究根本與感情無關的「人情」,我們癡迷歷史書籍,沉迷於過去運動名將的傳奇。

   
唯一忘了自己最應該做的是認真參賽。可如果大家都明白了這個道理,所有人都努力練習長跑技術的話,社會又如何能夠保證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機會,而不會因為地理區域、家庭背景不同,起跑線不一樣呢?

   
解決這個難題的手段就是現代金融體系,所以我們必須《學好錢學,才能做個正直的人》


 


 



回資訊平台首頁



    全站熱搜

    土地開發好好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